全国统一大市场是啥?垄断和地方保护如何破?

2022-04-12 09:19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10日发布。

什么是全国统一大市场?为什么要加快建设?又要怎么建?重点解决哪些问题?对此,中新网“中国新观察”栏目采访多位权威专家进行解读。

究竟什么是全国统一大市场?

各界非常关心,全国统一大市场到底是怎么样的?

根据意见明确,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全面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

所以,理解全国统一大市场,可以从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这三个关键词来看。

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志彪指出,高效规范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全国的政策具有统一性、规则具有一致性、执行具有协同性,这种市场能够以社会福利最大化有效配置资源。公平竞争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具有非垄断性、公平交易特性和作用的竞争场所和竞争机制。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不存在各种人为的、制度化的封锁和封闭现象,不仅国内各区域之间、产业之间不存在制度性的进入和退出壁垒,而且也向外国实行对等的相互开放的政策,资源要素商品可以实现顺畅的低成本流动。

刘志彪认为,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不是指建设任何经济事务都由中央统一决策的大市场,这样就演化为新计划经济体制了,而是要按照中央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设目标的要求,理解为以价格机制为基础统一协调和决定资源配置的大市场,这是最重要而且最基本理解。

资料图。许丛军 摄

资料图。许丛军 摄

为什么要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

当今世界,最稀缺的资源是市场。我国有14亿人口,其中4亿以上中等收入人群,形成了世界独一无二的国内大市场,拥有超大规模市场优势,但是中国的大市场“大而不强”,存在一些短板。

实践中,还有一些妨碍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问题,市场分割和地方保护比较突出,要素和资源市场建设不完善,商品和服务市场质量体系尚不健全,市场监管规则、标准和程序不统一,超大规模市场对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的作用发挥还不充分等。

国家发改委指出,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是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是实现科技自立自强推进产业升级的现实需要,是参与国际竞争的重要依托,是释放市场潜力、激发发展动力、促进经济平稳运行的重要举措。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综合形势室主任郭丽岩表示,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强化国内“基本盘”支撑,全面推动市场由大到强转变。全面稳固国内经济体系循环畅通,“关键一招”就是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进一步培育和激发国内市场潜力,以自身最大确定性抵御外部不确定性挑战。

郭丽岩看来,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有利于吸引全球优质要素资源加速向我汇聚。意见布置推动国内与国际市场更好联通,促进内外市场规则标准融通,有利于以国内统一大市场为“内核”强力吸引海外中高端要素资源向内汇聚,进而改善我国生产要素质量和配置水平,塑造我国参与国际竞争合作新优势。

图为游客在海口日月广场免税店选购商品。骆云飞 摄

图为游客在海口日月广场免税店选购商品。骆云飞 摄

如何“立破并举”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

意见坚持问题导向、立破并举,从六个方面明确了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重点任务。

从立的角度,意见明确要抓好“五统一”。一是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二是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三是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四是推进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五是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

其中,在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方面,意见明确,健全城乡统一的土地和劳动力市场。加快发展统一的资本市场。加快培育统一的技术和数据市场。建设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培育发展全国统一的生态环境市场。

从破的角度,明确要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

意见从着力强化反垄断、依法查处不正当竞争行为、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清理废除妨碍依法平等准入和退出的规定做法、持续清理招标采购领域违反统一市场建设的规定和做法等五方面作出明确部署,旨在打破各种制约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显性、隐性壁垒。

反垄断下一步如何出招

其中,对于垄断和不正当竞争问题,意见明确,破除平台企业数据垄断等问题,防止利用数据、算法、技术手段等方式排除、限制竞争

此外,加强对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等新业态领域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规制,整治网络黑灰产业链条,治理新型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

国研新经济研究院创始院长、新经济智库首席研究员朱克力认为,一方面要加强对平台经济等新业态新模式的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规制;另一方面也要充分发挥平台经济在打破地区封锁和市场分割、推动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方面的积极作用。

如何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

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破除各种封闭小市场、自我小循环,至关重要。

意见提出,指导各地区综合比较优势、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产业基础、防灾避险能力等因素,找准自身功能定位,力戒贪大求洋、低层次重复建设和过度同质竞争,不搞“小而全”的自我小循环,更不能以“内循环”的名义搞地区封锁

朱克力表示,地方政府过分看重GDP和地方税收,地方保护主义倾向较为严重。各地往往有各自扶持的企业和品牌,划定或明或暗的门槛,筑起利益藩篱,其他同质企业和产品难以进入。这些问题在经济高速发展时被掩盖下来,但当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对外贸易出现波动,企业生产经营困难,这时就凸显了形成统一市场的紧迫性。

刘志彪认为,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都是在经济转轨中地方政府直接参与市场竞争、追求市场盈利行为的手段、表现和后果,也是形成“行政区经济”的重要手段、表现和后果。解决这些严重影响资源配置效率的问题,其深层次改革不是不要发挥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和经济职能,而是要从界定和改革地方政府的职能结构入手,适当减少其直接干预微观市场行为,增加其对市场的监管调节行为,增加其区域内的公共职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