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河南灾情:有地方断水断电已数日,仍有居民被困

2021-07-22 19:19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澎湃记者5地直击河南灾情:有地方断水断电已数日,仍有居民被困

郑州市区:积水已渐退,交通正逐渐恢复薛莎莎

暴雨打乱了陈雁(化名)原本的出行计划。

7月20日,陈雁和她的孩子一同从禹州出发,乘高铁来到郑州,原计划在郑州玩几天,但暴雨让她在高铁站度过了难熬的一夜。

郑州金水区农科路附近的现场情形澎湃新闻记者薛莎莎

郑州金水区农科路附近的现场情形澎湃新闻记者薛莎莎

陈雁回忆,20日下午5点左右,她到达郑州东站后,原计划乘坐地铁赶往居住地,“但刚走到一号线的时候,就听说二号线都已经被淹了。”

听到地铁广播提醒下车后,陈雁带着孩子走了2公里回到郑州东站,当晚,他们在郑州东站过了一夜。

“一想到地铁里面封闭的环境,水还那么深……”陈雁说,滞留高铁站时,她看到了许多人被困地铁的消息和视频,非常担忧。

郑州金水区农科路附近的现场情形澎湃新闻记者薛莎莎

郑州金水区农科路附近的现场情形澎湃新闻记者薛莎莎

和陈雁一样,这场暴雨也让王辉(化名)感到后怕。他说,自己是郑州本地人,从未有见过这么大的雨。王辉回忆称,7月20日下午4点多,水已经没过护栏,之后水位一直往上升,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已经上升到了台阶一样的高度,“差不多1米多深。”
郑州金水区农科路附近的现场情形澎湃新闻记者薛莎莎

王辉说,20日下午5点多,他家附近一家银行就被淹了,小型的私家车也已经看不到车顶。从店铺回家的路上,他和其他十几个人一起手拉着手缓慢地向前走,“因为没有绳子,大家是一个人拽另一个人的衣服走过去,大概有三个男生,其他全是女生。”

王辉记得,当时雨一直在下,积水以非常快的速度上升。21日早上,等积水逐渐退去后,本应该停放电动车的台子上全都是水冲上来的垃圾。

7月22日9时许,澎湃新闻记者在郑州金水区农科路看到,路边停放多辆“泡水车”,路边随处可见被水冲倒的自行车、电动车,有救援车辆正在拖车,路口低洼处仍有少量积水,但已经不影响通行。也有“泡水”的公交车仍停在路中,未被拖走。

前来郑州支援的安徽消防救援队伍于22日上午开始在农科路附近的大厦地下车库排涝。

目前,郑州市区的交通正逐渐恢复。澎湃新闻记者走访发现,早上8点多,郑州市内已有出租车及部分路线的公交车开始运营。积水退去后,路面仍留有淤泥,工作人员正在路边清淤。

新密市:男子称徒步40公里寻找失联妻子仍未寻获段彦超

7月21日晚,新密市区降雨,车辆、道路等都不同程度受损,也有人员失联。

靳女士就是失联者之一,她的丈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事发时,靳女士正乘坐单位的一辆医疗检查车,失去了联系。雨势渐小后,靳女士的丈夫和多名家属从她出事的地点,在上下游进行搜寻。靳女士的丈夫说,他至少徒步了40公里,但仍然一无所获。他们搜寻到了妻子出事乘坐的车,发现已被大水冲至下游五六百米处。

澎湃新闻记者现场看到,这辆车已被卡在山沟(编辑注:暴雨时候,巨大的洪水涌入山沟)里,车内一片狼藉,事发地点上游的两座漫水桥均已被冲垮。在这条山沟的下游,能看到十几辆车被冲进沟里,甚至,还有铲车也被冲了进去。

巩义市:道路及房屋受损,断水断电已数日王健

7月22日中午,在巩义市米河镇,一群居民正在一个烧饼摊前排队买烧饼。因为断水断电,打饼子的老人只能用矿泉水和面,虽然成本增加了,但她没有加价,“都是乡里乡亲的,不容易。”

受暴雨影响,汜水河由南向北穿过的米河镇已经断水断电数日,持续的暴雨导致道路及房屋受损,通讯信号也受到严重影响。

洪水中被冲垮的小里河桥和损毁的车辆。这座桥原本横跨汜水河,连接小里河村与东竹园村。澎湃新闻记者 王健

22日凌晨,澎湃新闻记者赶到米河镇小里河村。这里路面上的沥青已被洪水揭起,一圈圈地堆叠在路边,道路已很难同行。当地居民称,米河镇最繁华的中心街早在20日就已被洪水淹没,这里成为米河镇受灾最为严重的区域,街道两边店铺遭受重大损失,部分房屋被洪水冲垮,桥梁及道路等基础设施也都遭到破坏,不少居民的私家车辆受损严重。

中心街上,一个母婴用品店老板无奈地看着被洪水洗掠的店铺。他的店铺高出路面1.5米左右,但仍被淹没。一家地下超市进水大约2万多立方米,超市老板找到3个小型水泵抽水,累计抽水近30小时后,水位只下降了不足20厘米。

米河镇东竹园村后山上被洪水冲下的泥土,一路直冲进汜水河。图中翘起的板状物为310国道铺装层。澎湃新闻记者 王健

22日,米河镇政府给这里的居民发放矿泉水和方便面,每人可领一瓶水一包方便面。截至22日12点,澎湃新闻记者离开米河镇时,该镇仍处于断水断电断网状态。

中牟市白沙镇:通讯中断,仍有居民被困卫佳铭

从7月20日下午五点左右开始,郑州中牟市白沙镇的灾情就已经愈演愈烈,当地村民称,仅一个多小时后水就已经没过大腿,到晚上,水位最深的地方已经到了胸口位置。

目前,白沙镇停水断电,通讯也全面中断,澎湃新闻记者一度与后方失去联系。

中牟县白沙镇的线上志愿者@“代号白桃k”发的微博内容显示,白沙镇郑信公园、儿童乐园及高庄社区一带为淹水区域,其西部为受灾区域,高层居民目前没有生命危险,救援人员已经开始救援。

一名当地居民称,他于21日晚间被转移,还有部分居民被困,但因通讯中断已无法取得联系。

另据贵州日报消息,贵州众志通讯应急救援中心10名队员已前往白沙镇展开救援工作。

白沙镇积水情况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

白沙镇积水情况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

澎湃新闻在现场看到,白沙镇敬业路春盛路路段积水严重,最深处可没过胸口。当地居民对澎湃新闻说,自前天(20日)大暴雨后,他们已停水停电三天,很多被困家中的居民原先的食物储备已消耗殆尽,只能冒险趟水出门采购。因信号中断,且该片区老年人口较多,一些老年人无法使用手机与外界取得联系,尚待救援。
白沙镇积水情况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

家住白沙镇某小区的吕先生一家四口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已被困家中三日,家中能入口的只剩水了,小儿子朋朋还发起了高烧。迫于无奈,夫妻二人决定带着一双儿女趟水从家中走上大路,等待从市区的亲戚驱车赶来救援。大约两公里的路程一家人在浑浊的积水中行进了2个多小时。吕先生说,虽然出来了,但市区的酒店仍预定不上,“电话都占线,明晚的落脚之处还是未知数。”

汤阴县:公交停运,部分公共场所临时关闭王鑫

自7月20日下午的暴雨袭来后,很快,飞往郑州的航班几乎全部取消,动车也难以抵达。澎湃新闻记者在得知河北、山西等地消防部门已接预集结令,随时准备出发后,立即与河北消防总队取得联系,7月21日在河南安阳与消防队的“先头部队”汇合。

7月21日下午,在抵达安阳市汤阴县后,记者看到县城的公交已全部停运,部分公共场所也临时关闭。当地消防队员称,汤阴的地形有点像“龟壳”,中间高,四周低,远离城区的地方受灾比较严重。

实际上,汤阴县城南部的中华路、107国道部分区域已经出现较深积水,邯郸消防战训科科长周永刚下车一分钟不到,全身就已被淋得湿透。

暴雨中的汤阴,即使身处地势较高的地方,积水的高度仍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上升。邯郸消防在处理完一起险情、准备返回时,因前方道路积水太深,车辆无法通过,车后的大水仍在逼近,已退无可退,他们被困在原地三个小时,以致于无法处理其他险情。

21日,直至晚间9点多,现场的消防员才脱困,他们即刻赶往下一救援点,消防队员一直盯着前面的路,生怕车辆突然“趴窝”,影响救援。

责任编辑:陈琰 SN225